当前位置:首页> 水生态文明建设
南水北调东线工程(黄河以南段)治污规划
发布日期:2003年4月24日
1.概况 
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是解决我国北方地区水资源严重短缺问题的重大战略举措,也是关系到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大基础设施。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修建,可实现我国水资源的优化配置,对北方地区特别是黄淮海地区21世纪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将起到重要的支撑和保障作用。 

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是在江苏省江水北调工程的基础上扩大规模并向北延伸,从长江下游扬州附近抽引长江水,利用京杭大运河及与其平行的河道作为输水主干线和分干线逐级提水北送,并连通作为调蓄作用的洪泽湖、骆马湖、南四湖和东平湖,在山东位山附近通过隧洞穿过黄河后自流到天津。同时,东线还从东平湖向胶东输水。 

南水北调东线调水水质问题一直是影响工程的重要因素之一,并已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调水水质的好坏直接影响到水资源的使用价值和沿线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决定着调水工程的实际效益,同时也将对输水沿线水环境产生重要影响。目前,东线输水线路的部分河道和湖泊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污染,尤其是黄河以南段的部分地区,水污染问题还比较突出,对调水水质构成威胁。 

为了落实朱鎔基总理提出的“先治污后通水”的指示,确保南水北调东线水质符合要求,向河北、天津以及胶东地区提供合格的水源,必须需要采取有力措施治理水污染。 

南水北调东线工程黄河以南段是治污的重点,涉及到江苏、山东、安徽三省16个地(市),共77个县(区)级及以上城镇。 

2.输水沿线水污染状况 
2.1 水质状况 
按照国家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的31项指标,对东线黄河以南段影响调水区域的水质进行单因子评价,主要超标项目为溶解氧(DO)、氨氮(NH3-N)、亚硝酸盐氮(NO2-N)、五日生化需氧量(BOD5)、高锰酸盐指数(CODMn)、挥发酚和石油类七项指标。 

2.1.1 输水干线水质状况 
汛期与非汛期,调水水源地长江三江营断面的水质很好,除氨氮为III类外,其余所有监测指标均达到 II 类水标准。

汛期输水干线骆马湖以南段水质较好,除个别指标外,基本符合地面水III类水质标准,主要超标因子为氨氮和BOD5;骆马湖以北,水质逐渐变差,尤其是上级湖和梁济运河水污染较重,大多数监测断面的水质超V类,超标因子大多达3~4项,个别断面达5项之多。

非汛期输水干线水质较汛期水质略差,主要超标因子与污染的空间分布与汛期类似。评价断面中,CODMn符合地面水 II 类和III类水质标准的断面分别占评价断面的35.4%和39.6%, IV 类断面占4.2%, V 类和超V类的断面占22.9%;NH3-N符合地面水III类水质标准的断面占22.9%,符合 IV 类的断面占25.0%,V类和超V类的断面占54.2%。 

2.1.2 湖泊富营养化情况
黄河以南段调水沿线共有洪泽湖、骆马湖、上级湖、下级湖和东平湖5个湖泊,处于中营养状况。在监测的断面中,只有南四湖下级湖部分地区为富营养区。大多数湖泊监测断面总磷浓度不高,是湖泊富营养化的限制因子。

2.1.3 底泥中重金属污染情况
黄河以南湖泊底质的所有重金素铅、铬、镉均为I类,个别监测点汞有轻度污染;黄河以北主要河流底质中大多数断面重金素的含量远低于标准值,少数断面有轻度污染。另外,为了解河道底泥冲刷对调水水质的可能影响,2000年12月利用蔺家坝闸放水冲刷闸下河道,进行底泥冲刷实验,结果表明底泥对水质的影响较小,冲刷实验时河道各断面高锰酸钾指数、溶解氧、氨氮、亚硝酸盐氮、汞和砷6个指标均好于Ⅲ类水。

2.2 污染源评价分析 
东线黄河以南段对调水水质产生影响的77个城镇,2000年废水排放量为15.28亿t,主要污染物COD和氨氮排放量分别为54.12万t和4.78万t;废水入河量为11.6亿t,COD和氨氮入河量分别为38.54万t和3.33万t。其中74.5%的COD和75.5%的氨氮入河量集中在骆马湖以北区域。

从污染源构成分析,仍然以工业污染为主。其中,70%以上的工业污染来自造纸及纸制品业,其余的来自饮料业、化学工业、食品加工业、煤炭采矿等行业。因此,东线治污的一项重要措施是要调整产业结构,解决结构性污染问题。

2.2.1 各省污染物排放量 
江苏省废水入河排放量为3.04亿t,占总量的26.2%;COD入河量为11.93万t,占总量的31%;氨氮入河量为0.56万t,占总量的16.9%。

山东省废水入河排放量为5.70亿t,占总量的49.1%,COD入河量为21.58万t,占总量的56%,氨氮入河量为2.21万t,占总量的66.5%。

安徽省废水入河排放量为2.86亿t,占总量的24.6%,COD入河量为5.03万t,占总量的13.1%,氨氮入河量为0.56万t,占总量的16.8%。

显然,山东省是东线黄河以南段的主要排污区域,也是水污染治理的重点。

2.2.2 重点排污控制单元
根据各控制单元的入河排污量,结合现状水质综合分析,确定优先控制单元。在输水干线的35个控制单元中,洸府河、不牢河、大汶河、房亭河、城郭河、洙赵新河、韩庄运河、老运河(济宁段、微山段)、泗河、邳苍分洪道、东鱼河、白马河、梁济运河(后营、邓楼)15个单元COD和氨氮入河量分别占总量的54.4%和51.8%,而且这些控制单元的水质问题突出,应作为污染治理的优先控制单元。

2.2.3 面源污染分析 
由于黄河以南输水河道均有堤防,调水期间的河道水位均高于周边地区,受面污染影响的区域为洪泽湖、骆马湖和南四湖地区。据近几年的水质实测资料评价,洪泽湖和骆马湖的水质均为 III 类或优于 III 类,考虑到调水工程实施后,湖泊的运用水位抬高,水量交换时间较调水前缩短,水体自净能力显著提高,加之进入洪泽湖和骆马湖的支流大多有水闸控制。因此,可能受面污染影响的区域为南四湖地区。

南四湖入湖河流众多,直接入湖河流有53条。建国以来,主要河流大部分经过不同程度的治理,修建了大量的水利工程,径流的控制程度很高。由于该地区以农业为主,缺水严重,非汛期的污废水基本上都积蓄在河道内用于灌溉。目前,影响南四湖水质的主要污染源仍然是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根据山东省环境保护科学研究设计院的研究,山东省境内南水北调区域面污染源COD的入河量占总量的15.2%,南四湖流域面污染源COD的入河量占总量的11.4%,而且主要集中在汛期。

由于东线调水工程的调水期以非汛期为主,加之南四湖堤防和河道水闸对水流的控制作用,可以认为面污染源对调水工程水质的影响很小。

2.3 存在的主要问题 
结合水质和排污情况分析,东线黄河以南段水污染仍然较重,尤其是骆马湖以北地区水污染问题更为突出,污染主要来自周边城镇的工业排污和生活污水。

骆马湖以南区域以氨氮污染为主,其次是石油类;骆马湖至上级湖区间,主要污染物仍以氨氮为主,其次是CODMn和BOD5;上级湖及以北地区主要污染物CODMn、BOD5、氨氮和挥发酚,其次是石油类。

从污染物的空间分布看,下级湖以南17个控制单元,除邳苍分洪道非汛期水质较差和少数断面氨氮超标外,基本符合地面水III类水质标准;上级湖及以北地区15个控制单元,大部分断面超标因子都在3项以上,除大汶河汛期综合评价为 IV 类外,其余断面均为V类和超V类水体。

因此,南四湖上级湖及以北地区是污染治理的重点。 

3.治污策略 
3.1 基本原则 
3.1.1 确保输水水质的原则
治污规划的总体目标是确保输水干线的水质达到国家地表水环境质量III类水标准,促进沿线区域的产业结构调整,实现区域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在确保水质的前提下,实现清水优先保护。建立水质目标、排污总量、治污项目、工程投资四位一体的指标体系,制定水质保证方案。

3.1.2 治污促进节水的原则
淮河流域结构性污染严重,水资源浪费也严重,必须在治污的同时,全面落实节水措施,减少工农业用水量,提高水的重复利用率和污水资源化率,降低人均综合用水系数,实现节水型社会的要求,全社会珍惜北调水量,保护好北调水质。 

3.1.3 突出调水工程要求的原则 
以淮河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为基础,突出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对水质的需求,围绕主体工程规划方案及分期实施进度编制东线工程治污规划,并纳入主体工程规划。 

3.1.4 地方行政首长负责制的原则 
明确水质目标与治理措施,逐级分解到省市县,落实地方行政首长负责制,地方各级政府运用行政、法律、经济手段,确保输水干线水质目标的实现。 

3.2 实行排污总量控制 
根据水质评价和现状污染源的分析,黄河以南段规划范围内影响水质的主要污染物为氨氮和COD,为保证调水水质,必须实施总量控制。基于水质预测结果和技术经济的可行性,到2008年,在90%调水保证率条件下,输水干线区域COD和氨氮的入河量必须控制在12.1万t/a和0.61万t/a以内,分别比现状削减58.1%和73%。与此同时,对影响调水水质的附近区域的污染源也提出进一步治理要求,以进一步改善来水水质。 

4. 治污方案 
4.1 基本思路 
4.1.1 满足分期调水工程水质需求 
东线第一期和第二期调水工程,以2008年和2013年为规划水平年。治污规划按照工程规划的要求同样分为2008年和2013年两个时间段。为了确保东线一期工程的调水水质,黄河以南输水干线治污项目全部要求在2008年以前完成。 

4.1.2 全线重点控制工业和城市污染源,局部区域注意面污染源影响 
东线输水线路,以清污分流形成清水廊道为建设目标,经强化二级处理工艺处理过的出水,一般不允许进入输水主干渠。除山东南四湖、东平湖区域不能形成清水廊道外,其它区域的点、面污染源产生的污染物排入主干渠的数量均较少。因此,集中在南四湖、东平湖区域,沿100余公里的主干渠两侧50米~100米建立面源植物防护带;在入湖各河口设置强化生态处理工程,依靠节制闸合理调度截留污染物;结合这一区域的农业现代化,建设无化肥农业区和有机食品基地,形成控制农业面源的防治系统。 

4.1.3 输水与防洪、排涝兼顾 
东线工程黄河以南段输水线路,涉及长江、淮河和黄河三大流域,要实现输水与防洪、排涝兼顾,保证原已形成的防洪、排涝系统不受影响。规划提出的新建截污导流设施必须在建设项目立项审批阶段,由主体工程规划与设计部门对其进行可行性研究和审查后,作为配套项目纳入主体工程。 

4.1.4 治、截结合,实现污水资源化 
以治为主,配套截污导流工程,将处理厂出水分别导向回用处理设施、农业灌溉设施和择段排放设施,依靠各类污水资源化设施和流域综合整治工程,提高污水的回用率,使东线治污工程项目形成“治、截、导、用、整”一体化的治污工程体系。 

4.1.5 以清水廊道工程为重点,突出主体工程的需求 
清水廊道工程是确保调水水质的根本措施,在输水干线规划区内,尽可能以污水零排入输水干线为目标,确保主干渠输水水质达Ⅲ类标准。以治理工业点源和建设城市污水处理厂为主要措施,结合截污导流工程、污水回用工程等措施,有效控制排入输水干线的污废水量。 

4.1.6 重视污水回用与资源化项目 
治污规划以节水为前提,在治污项目中,进一步落实污水回用项目,从源头和末端,同时加强节水措施。 

4.2 治污工程项目 
按照以上思路,为确保东线黄河以南段调水水质,治污工程总投资为142.27亿元,其中2008年以前需要完成的投资为125.66亿元,占88.3%,2008~2013年阶段投资为16.61亿元,占11.7%。142.27亿元治污总投资中,输水干线范围内的治污投资为110.55亿元。 

按照治污工程项目性质不同,治污工程项目划分为城市污水处理厂建设、截污导流、工业结构调整、工业综合治理、流域综合整治5类项目,各类项目投资分别为105.11、19.34、5.41、6.65、5.76亿元。 

4.3 方案实施效果分析 
根据规划的治污项目实施后和在建项目削减污染物的能力,与本规划提出的2008年规划区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方案比较,黄河以南输水干线范围内的COD入河量已减少到5.9万t,削减率为79.6%;氨氮入河量减少5176t,削减率为77.1%。 

比较保证输水干线水质达到Ⅲ类水规划目标的容许入河纳污量,经过上述规划方案治理削减后,COD和氨氮入河排放总量控制指标均满足规划要求。其中,江苏和山东两省的COD年入河控制量指标分别为3.92万t和8.2万t,规划治污项目实施后,两省的COD年入河量分别为2.0万t和4.3万t,都小于控制指标。两省氨氮年入河控制量指标分别为1815t和4238t,规划治污项目实施后,氨氮年入河量分别为959t和4296t,江苏省污染物入河量明显低于控制指标,山东省也基本达到规划控制量。 

4.3 治污方案的实施 
4.3.1 资金的筹措 
⑴通过工程措施解决的截污导流治污项目的投资,可纳入南水北调东线主体工程 

⑵工业污染治理,贯彻“谁污染、谁治理”的原则,资金由企业自筹;输水干线范围内的工业治理项目,高于达排放标准要求的,国家在政策和资金方面给予适当支持。 

⑶城市污水处理厂及流域综合整治项目,按基建项目立项论证审批程序,国家视情况给予补助。 

为加快城镇污水处理厂建设,要全面开征污水处理费,尽快提高处理费征收标准,使污水处理设施能够保证正常运营,并建立投资偿还机制。 

⑷中央有关部委与地方省市政府进一步制定筹资、建设、运营、管理全过程实施市场化运行机制的方案。 

4.3.2 加强监督管理 
南水北调东线工程调水水质的好坏将直接影响到调水水资源的使用价值和沿线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决定着调水工程的实际效益,同时也将对环境产生深远影响。因此,为保证南水北调东线工程调水水质,在治理水污染的同时,要进一步加强调水水质的监督管理。

⑴成立南水北调东线水资源保护领导小组

统一领导和监督东线水资源保护和水污染防治工作,监督检查治污规划的实施。 

⑵制定《南水北调东线水质保护条例》

依法保护调水水质,将南水北调东线水质保护目标以法律的形式予以明确。 

针对南水北调沿线交通运输船舶多,为防治船舶污染,同时制定《南水北调东线输水干线航运管理条例》。

⑶提高水质监测能力,健全水质监测站网

对省界及重要水源地建设水质自动监测站,加强监督检查。 

⑷建立水质预警预报系统

对部分地区出现的突发性污染,要建立应急处理方案,以最大限度减少水污染危害,保证用水安全。